面對家人與夫家的爭執,阿想不知如何面對
阿想的爸爸,眼裡滿是心疼和無奈

阿想19歲與弟弟分別時,弟弟才9歲,14年後再次重逢,姐姐在弟弟懷裡泣不成聲
  當年,19歲的她被人帶離湖北老家,多次被轉賣,如今已是4個孩子的媽,在福州一醫院當保潔員,護士聽說她的遭遇後,幫她找到家人;分別14年的親人,昨福州聚首
  關註理由離家14年,她從當初不諳世事的姑娘,先是成為一個60歲老頭的老婆,丈夫過世後,她再次被轉賣,如今已是4個孩子的母親,在福州一家婦產醫院當保潔員。
  她的經歷,被一位好心護士得知。護士根據僅有的線索——湖北陽新縣,在淘寶網上找到了她的同鄉,並最終找到了她的家人。而此時,走過漫漫尋親路的家人,以為今生再也見不到她。
  14年的尋女之路,早已經讓55歲的李遠高心力交瘁,如同現實版《失孤》。昨日上午,14年骨肉分離的苦痛,在福州北環西路路邊,被擁抱和淚水融化。
  19歲少女大白天從家裡失蹤
  55歲的李遠高沒想到,自己有生之年,還能再看到大女兒阿想。家住湖北陽新縣黃雙口鎮花果村的他,仍忘不了2001年8月的那個中午。
  當時,愛人體弱多病,大女兒已是家裡得力的助手,洗衣做飯等家務她全包了。那天下午2點多,李遠高在午睡。誰也沒留意到,洗完碗的阿想不見了蹤影。
  直到下午5時許,阿想上學的妹妹放學回來,找不到姐姐,家裡人才感覺情況不對,四處尋找,卻不見阿想的蹤影。
  “第一年,基本什麼事情都沒有做,就是到處找女兒。”李遠高說,那時家裡很窮,甚至到陽新縣城的錢都沒有。周邊幾個鄉鎮都去找過,只要聽到女兒的一丁點信息,就千方百計找人去核實。
  李遠高拿出十幾年前寫的文字材料說,當時曾去派出所報案,但沒有結果。
  李遠高說,找來找去,最後終於有點眉目,聽說是被隔壁富池鎮的劉家人帶走了,就住在阿想姨媽家附近。他曾多次上門,但都吃了閉門羹。聯繫上劉家人,劉家人說,已帶阿想去福州打工。但過年的時候,劉家人回來了,卻不見阿想。劉家人解釋,在回來的路上,阿想自己在江西下了火車。
  多年來,女兒杳無蹤影,李遠高雖然心有不甘,但也不敢有什麼奢望,他以為自己再也見不到女兒。直到8月1日中午,一個消息終於打破了李家人的平靜。
  護士伸援手輾轉幫她找到家人
  給李家人團聚帶來轉機的,是福州北環西路一家婦產醫院的熱心護士。
  十幾天前,阿想剛應聘到這家醫院當保潔員。在聽說了阿想的悲慘境遇後,護士決定幫阿想找到家人。當初離家時,家裡還沒有電話,家人也沒有手機,阿想只知道自己家的大概地址。
  護士在網上輸入地址,卻不知道要找誰。最後,護士想到一個辦法:在淘寶上看到一個陽新縣黃雙口鎮的人買衣服,隨即通過私信知道了對方的聯繫方式,護士打電話給這位從未謀面的陳姓阿姨,希望她幫助找到黃雙口鎮花果村阿想的家人。
  冥冥之中似乎都有定數。陳阿姨剛好認識花果村的村支書,她打電話給村支書詢問這事,村支書仍記得當年轟動鄉裡的失蹤事件,他隨後打電話找到了阿想的叔叔李遠華。
  十幾年未見的侄女有了消息,李遠華頗為激動,但又擔心是騙局。
  李遠華給福州的護士打來電話,並與侄女通上了話。然而,電話那頭侄女的聲音,卻顯得那麼陌生。李遠華問了“你爺爺叫什麼”“奶奶叫什麼”“家裡幾口人”等一系列問題,對方回答得清清楚楚,絲毫不差。
  “趕緊去福州!”確認電話那頭就是侄女,李遠華立即通知了哥哥李遠高。李家人立馬包了一輛車,從陽新出發,趕往福州。可趕到福州時,夜已深,阿想早已下班回家,無人知道她住哪。
  弟弟來認親,她回了句“我不認識你”
  昨日早上7點不到,一家人按捺不住激動,來到醫院。
  李遠華告訴記者,遠遠看到一個人在醫院門口拖地,看背影似乎就是阿想。阿想的弟弟最先上前,問她是哪裡人,她說湖北的。阿想離家時,弟弟才9歲,她根本沒認出來。
  阿想弟弟欲再問,可阿想回了句“我又不認識你”,不願再回答。這時,李遠華上前。看見眼前這個人,阿想終於回想起來,遲疑地喊了聲“小叔”,就再也說不出話來。
  這份幸福來得太突然。一家人抱在了一起,也哭在了一起。
  如今的阿想,已是4個孩子的媽媽。14年來遭遇了什麼,面對記者,她還沒說兩句,眼淚就奪眶而出。
  而後,聞訊趕到的老公的家人,更讓她顧忌重重。李遠高氣憤地說,女兒身上連吃飯的錢都沒有,而工資則是直接打進了老公的銀行卡,上下班都是老公騎電動車接送,幾近軟禁。
  阿想的講述,讓人潸然淚下。她先是被人拐賣到江西上饒市餘乾縣,被逼嫁給了一個比父親年齡還大十幾歲的年約60歲的老頭,生下一對兒女,其中一個夭折。
  數年後,老公去世,之後,她再次被婆婆以3.4萬元的價格,賣給了現在的老公盧某,併為其生下兩個兒子、一個女兒。而其中的苦楚,唯有她自己清楚。在醫院門口,她紅著眼眶,一遍又一遍地抱著親人。或許,她太需要這份親人的溫暖。
  家人已報警,女子去留陷入兩難
  據瞭解,阿想的老公盧某,在福州做油漆工。昨日聞訊趕到醫院現場的,並沒有盧某,只有他的弟弟和姐夫,記者打算採訪他的計劃因此落空。
  盧某的家人試圖平息阿想家人的怒火,邀其到住處談,但被拒絕。盧某的家人又尷尬地邀請阿想家人吃飯,也被拒絕。盧某的姐夫證實了阿想的遭遇,他說,阿想前一個老公死了後,阿想被“介紹”到他們村,他們家花了幾萬元。
  據瞭解,阿想的兩段婚姻,都沒有辦結婚證。當初,她之所以會離開家,是因為有人說要帶她來福州打工,可她並沒有想到,會是這樣的結果。
  經歷了一家人團圓的喜悅後,李遠高並沒有真正高興起來。“這個心情很難表述”,李遠高說,在聽了女兒近乎悲劇的14年遭遇後,他們只有悔和恨。在年齡相仿的妹妹身邊,阿想不但顯得矮小、皮膚粗糙,歲月更是早早在她臉上刻下印痕。
  氣憤的李家人選擇了報警,五鳳派出所民警趕到後,將一家人帶到派出所。李遠高想給女兒討一個公道,但面對如今的現實,他不得不做兩種打算。
  李遠高說,畢竟,遠在江西餘乾的幾個孩子,是阿想的血脈,今後她回不回餘乾,由她自己決斷。即便還回餘乾,他也要帶阿想先回湖北老家一趟。十幾年過去,物是人非,阿想的爺爺奶奶和外婆都已經走了。當初,他們離開前,都一直惦記著阿想,他要帶阿想回去給老人們上個墳,告慰一下逝去的親人。
  來源:海都網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vz89vzcpbr 的頭像
vz89vzcpbr

Pink

vz89vzcpb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