算起來,劉博今已經是聶樹斌申訴案的第三任代理律師了。
  自1995年聶樹斌被判死刑後,以及2005年另一個“疑似真凶”王書金出現以來,堅持申訴的聶家已換了幾撥律師。
  包括劉博今在內,每一位律師都多次提出閱卷要求,但誰也沒能夠看到卷宗,這意味著申訴工作幾乎不可能展開。
  劉博今終於在近日等來案件異地複查的消息。
  異地複查

  聶母每月至少去河北高院一兩次
  新京報:知道異地複查消息時是什麼感受?
  劉博今:異地複查是一個好消息,至少是好的進展,但這隻是剛剛開始,任重道遠,後面的問題還很複雜。
  新京報:你認為最高法為什麼在這個時間段指令聶樹斌案複查?
  劉博今:這是個好時機,和整個依法治國大環境有關。最高法稱聶樹斌案是“一起社會高度關註的重大複雜案件”,這種表述很少見,可見是非常重視的。
  加上之前的呼格吉勒圖姦殺疑案,這個審完後,公眾的註意力就會集中到聶案來。與其被動讓人推著往前走,還不如主動做出複查決定。
  新京報:也與你和張煥枝的推動有關。
  劉博今:聶樹斌的母親從1995年就開始為案子奔走,王書金出現後,她每月至少去河北高院一到兩次,堅持要求准許律師閱卷;而我自從5年前代理此案,每天起床後,最先打的就是河北高院一個庭長的電話,詢問進展。這些都讓他們感受到了壓力。
  新京報:異地複查此案,是你一貫的訴求嗎?
  劉博今:對,我們一直要求的程序上的公正。實現了這些,才能追求實際意義的公正。包括這次要去山東高院,我還是要求必須給予我所有的權利,包括閱卷、調查取證權利,該走的程序要走足,案件才有可能真相大白。
  提請閱卷

  相信山東高院會給足權利
  新京報:你下一步的行動是?
  劉博今:馬上寫申請書、代理意見,趕往山東高院提出閱卷請求。以前的這些材料都給了河北省高院,這次換了山東高院複查,這些材料是否會移交過去,都是問號。
  新京報:此前你多次向河北高院提出閱卷請求,均被拒絕,覺得阻力來自於什麼?
  劉博今:來自於各個方面。其實我認為河北省高院這9年並不是沒做事情,並於去年又審了王書金案,並沒有裁定不予再審,王書金也始終在死刑覆核階段,說明河北高院還是很謹慎的,沒有盲目去做決斷。
  新京報:會擔心這次仍然有阻礙嗎?
  劉博今:最高法院已經明確表態:公開、公平、公正。我相信不管律師也好,家人也好,山東高院會給足權利。他們會認真、依法審查,我堅信這一點。
  新京報:你對閱卷的收穫是否有判斷?
  劉博今:現在還很難推測,但這是很核心的環節。閱卷能獲得證據材料,以及查看聶樹斌本人的供述等,能判斷是否缺乏核心證據。
  新京報:為何這麼多年一定要看卷宗?
  劉博今:查閱卷宗,最主要是看此案證據是不是有欠缺,有沒有形成完整的證據鏈。看過聶樹斌之前的判決書不難發現,所有證明聶樹斌犯罪事實的證據描述,沒有任何直接證據,僅有聶樹斌的口供,而只有口供的話,是不能定罪的。
  新京報:那聶案哪些疑點可以通過案卷的內容得到解答?
  劉博今:比如卷宗中當年警方偵查時對案發現場的觀察,現場留下了什麼物品,這些物品是不是跟聶樹斌有聯繫?是他用過的、偷的、遺留現場的?如果是跟他無關聯的,就不能一環扣一環,給他定罪。
  案件走向

  我追求的結果是無罪判決
  新京報:公眾都很關心聶樹斌案的走向。
  劉博今:走向是很難控制的,幾種可能吧,複查後啟動或不啟動再審。再審的話,要麼維持原判,要麼改判。反正我的決心是無罪判決,這是我追求的結果,接下來是關註國家賠償。
  新京報:能梳理下案件接下來的時間表嗎?
  劉博今:3個月內應該會有個初步的結果,如果還拿不定主意,可能會延長到6個月。但最後會有一個裁定,是否再審。如果再審,就進入二審程序,可以書面審理,也可以開庭審理。我們肯定要求開庭審理。畢竟王書金案已經公開審理過一次了,這個為什麼不公開呢?
  新京報:你曾公開稱聶案百分之百有問題?
  劉博今:我仍然覺得聶案百分之百有問題,否則我也不會花費這麼長的時間,投入這麼多來代理此案。
  新京報:那如果最後的結果仍然是維持原判,聶樹斌有罪呢?
  劉博今:如果是這樣也沒有什麼辦法,按照程序走完了,是什麼結果,大家都得接受。
  新京報:但張煥枝說出現這樣的結果她還是會繼續申訴?
  劉博今:她還有申訴的渠道,對她來說並不是結束。
(原標題:實現程序正義才能追求公正)
編輯:SN091
創作者介紹

Pink

vz89vzcpb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